黑桃J

啊,失联好久之后复活了,本咸鱼卖自调彩墨,顺便写写画画

【梦间童话·一千零一梦】秋水剑篇

肝完一个脑洞,我开心了【愉快的笑容:)】(已修改,把上集和中集合并到下集了,请到主页寻找发糖番外)

{拇指姑娘}【全集(未添加番外版)】

秋水身为全真教的大师兄,扛起了榜样的大旗,常年在外做各种危险的任务,击杀了无数凶悍的魍魉,但这日,他击杀一只巨大的魍魉王后,从消失的黑色烟雾中掉落了一颗一指宽的金色圆球。

秋水看着流光溢彩的金球,明知此物来路不明,可能有危险,却被道不明的感觉蛊惑着,伸手捧起了珠子。
然后珠子碎了。

秋水眼睁睁看着金珠在自己手心里突兀地出现了一条裂缝,接着裂缝像蛛网一般快速蔓延,只听“噼啪”一声,珠子整个碎成了块块,露出了里面的内容——

一个只有约拇指大小的人型生物。

莫非是传说中的精怪?秋水瞅着全身光溜溜的小人,精致的脸颊,一头青丝像小被子披散在身上,小胳膊腿儿短短的,就这么蜷缩着趴在自己手上。

“唔——”小家伙发出了一声迷糊的呓语,小手揉了揉眼睛,醒了过来。

看着小家伙在自己手上慢慢舒展开身体,秋水突然以手掩面,是个小姑娘!自己现在这样捧着这么个光溜溜的小姑娘真是太唐突人家了!而且他刚刚居然还看到了......看到了......不该看到的地方!

秋水闭着眼,难得手忙脚乱的掏出了自己的手帕,胡乱往自己手上的小人一盖,感到手上的小人悉悉索索地有了些许动静,才睁眼望过来。

只一眼,秋水的脸爆红,他又想捂眼睛了。

小家伙在手帕里滚成一团,被七拐八绕地缠住了脑袋和手脚,小屁股蛋这回没有遮掩的朝天撅着,还在不停扭动,似乎想挣脱出来。

秋水不得不别着头,颤着手,用余光将帕子从小家伙身上解下来,然后妥帖的将她包成一个小粽子。

小家伙闹腾极了,大概是不喜欢身上有东西裹着,不停地挣扎。秋水不得不微微收拢手掌,圈住她。

见小家伙大有翻山越岭的趋势,秋水有些无奈,顶着热度还没退干净的脸,轻轻戳了戳小家伙的头顶,温声道:“若是在闹腾,我可就不管你了。”

那不闹腾就管了是么?

小家伙顿时安静下来,她对眼前的男人有种天生的亲近感,她还不会说话,但她隐约明白他口中的“不管你了”是什么意思,她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手心。

见小家伙突然安静下来,湿漉漉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,秋水被她的灵气所惊亦被看得心软,但小家伙身份不明,见多识广如他也不知从这么个奇怪的“蛋”里出生的是何方神圣,可是这么小只的身量,明显是个幼崽,就这么放任她在野外生存,不管她是善是恶,都不会有什么善果,不如......

“小家伙,你可愿随我回全真教?”

“啊...啊...喝...花...回...回!”幼雏学着秋水的发音,奶声奶气地努力回应他。不想被抛下,带我走吧。

“呵呵呵,那你就叫无剑吧。”秋水轻轻拂过小家伙眉心处红色的剑形胎记,给她定下了名字。

小家伙——现在应该叫无剑,得到了名字后,眼神明显亮了几分,然后趁着秋水放松了手指的束缚,拼命伸出了双臂,紧紧抱住了秋水的拇指。

秋水心里软成一片,想起许久未归全真教了,此次回去一趟安顿一下小家伙,也就当给自己放个假了。

秋水开始奶爸的生活。

他最先做的就是买了本教裁缝的书,然后飞快地学会了制衣并给小无剑做了套拇指大小的衣衫。总算是松了口气了。

无剑不会说话,但神奇的听得懂他在说什么,于是他一字一句地教她,他指着幼雏说:“无剑,你的名字,无——剑——”

“乌——吾——剑——无——剑——”努力地纠正自己的发音。

秋水又指着他的手帕说:“这是手帕,手——帕——”

然而这次小无剑没有开口跟着学,而是再次将目光钉在了秋水身上。

秋水轻轻戳了戳小无剑的额头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小无剑小手一指,直直指向秋水,嘴里还发出“呜呜”的急切叫声。

秋水突然福至心灵,笑弯了眉眼:“我叫秋水,秋——水——”

“秋秋!呜——秋秋!”没有丝毫犹豫和错误,小无剑边呼唤秋水边向他伸出了双臂。

看着幼崽如此有爱地向他讨取欢心,秋水忍不住托着幼崽,在她额头轻轻印上了一个吻。

然后换来了幼崽一个模仿似的口水印,同时一个微小的金色符文慢慢隐没在秋水的皮肤下。

日复一日,幼崽缓慢的成长着,怎么也超不过一个手指的大小,秋水却再次踏上了斩除魍魉的旅程。

临行前,秋水将无剑托付给了教中一个处事稳重的女弟子。

看着无剑泪眼汪汪从女弟子的怀里伸出手来拼命想扯住自己的衣服,秋水心里一疼,但是教他身兼要职,不得不肩负起重任,带着无剑实在太危险了,于是他狠下心来,别过头不去看幼崽满脸的泪花,软下声音道:“等你再长大一些我就带着你一起走,可好?”

“不要!不要不要不要不要!!”幼崽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嘶吼着。

“无剑,听话,乖乖的,秋秋保证很快就回来看你。”
秋水还是走了,没有回头,他怕自己再看一眼,就会被无剑的目光打败了。

“秋秋!秋秋!!秋秋——”小无剑带着哭腔的呼唤穿出很远,终究没换来那个温柔的人回眸一眼。

小无剑病了,不吃不喝不睡,正在一天天虚弱下去。秋水离开了旬日后收到了这样的传信。

他向来平静的心顿时激起一阵波涛,秋水满脑子回放着与小无剑相处的点点滴滴,心神不定,不料一时不查,竟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昔日夙敌设下的包围圈。

敌人如同狂乱的蜂群涌向秋水,秋水凭借一身强悍的武功以一敌多一时竟不落下风,但心中此时多了一个时时牵动他心的小无剑,身上不断出现刀口,渐渐的他还是露出了破绽,背后一道冷光从一个刁钻的角度直逼秋水的心脏。

白光闪过,“噗嗤——”轻微入肉之声伴随着一片血花爆开,中刀之人已然被捅了个对穿。

秋水看着眼前为自己挡下致命一刀的少女,目眦欲裂,为什么她居然有着和小无剑一模一样的脸?!不会的!无剑她远在百里之外的全真教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!!

少女朝着秋水露出戚戚笑容,一开口便有小股的鲜血从嘴角流下,打破了秋水心中微薄的期许:“秋秋,无剑长大了,秋秋说过会带上无剑一起,不可以食言的。”

“唳——”随后秋水只看见少女仰天发出了一声高亢凄厉的非人啼鸣,猛烈的火光伴随着骇人的灼浪从少女身上爆开去,所有蠢蠢欲动的敌人都在触到火焰的瞬间燃成了飞灰,唯独他,站在一片火海中,没有窒息的灼热也没有丝毫火星粘上衣摆,只有温暖的气息包裹着他,一如无剑那时给他的一个回吻。

“叮当——”秋水的长剑脱手落地,他一身染血的长袍,失魂落魄地跪倒在血泊中,一滴眼泪落在了没了生息的少女的脸颊上。

“小无......”他再没有得到回应......

秋秋把我捡回家,是最重要的人,所以我愿意逼迫自己提前成长,不顾一切来到你的身边,燃烧余下的生命,守护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无剑

第一次写刀子感觉还不错,感受到来自黑桃的恶意了吗?
(其实有番外)

评论(31)

热度(52)